首页> 标签云> 督导
【社工前沿】郑州有了首批本土社工督导人才
9月13日上午,随着郑州市金水区首批20名社工督导人才顺利结业,郑州有了首批“本土化”的社工督导人才,同时也填补了河南社工督导人才培养领域的空白。
【招聘】深圳市升阳升社会工作服务社招聘
招聘社工、专业副总、初级督导、项目社工,有意应聘者请将个人简历发送到升阳升社会工作服务社邮箱:syssghr@126.com。
福建农村社会工作试点总结暨项目督导会议召开
福建全省农村社会工作试点中期总结暨项目督导会议在厦门市同安区汀溪镇顶村村召开。
广东省印发加强和完善社工督导工作的指导意见
近日,广东省民政厅印发关于加强和完善社工督导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个别地区对社会工作督导认识不足,理解模糊,有些地方将社工督导作为社工职级或职称,设定资质门槛,进行认定,造成资深社工游离社会服务机...
机构如何充分发挥督导的功能
一家优秀的社工机构,应当将督导作为人力资源、品质管理、知识管理的中枢,以训练、养成、连接、运用各类型督导人才作为机构发展的重要目标之一。下面我就沿着这三条线,与大家分享督导对于社工机构的作用,以及如何...
成都市2015年社会工作督导人才培训正式启动
近日,成都市2015年社会工作督导人才培训正式启动。分别开设高级、中级、初级督导培训班,培养督导学员83人。
如何培养本土社工督导
在社会工作高速发展的广州,督导资源发展受限,怎样更好地培养本土社工督导成为行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昭通社工孵化基地督导支持计划督导培训纪实
6月29日至7月3日是广东省社工师联合会、昭通市社工孵化基地7个月的督导支持计划前五天,经过五天时间的督导、培训,昭通市30多名参学社工陶冶了情操,坚定了信念,提升了能力,学到了不少社工知识和方法。
广东社工支援昭通督导计划正式启动
6月29日,广东省社会工作师联合会与昭通市民政局签订《昭通市社工组织孵化基地督导支持计划协议》,广东社工支援昭通督导计划正式启动。
潍坊众智“大爱之行”社工项目接受二期督导
2015年2月26日,民政部李嘉诚基金会“大爱之行”山东项目督导组张洪英老师对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环卫帮扶行 传递正能量---环卫工人专业社工帮扶项目”进行了第二期的督导。张洪英老师听取了该项目负责人...
成都市社会工作初级督导人才培训班学员招募
为落实成都市加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部署,提升社会工作专业服务品质,稳定社工人才梯队,壮大本土督导队伍,进一步推进社会工作的专业化、职业化、本土化进程,经决定,开展2015年全市社会工作初级督导人才培...
潍坊众智社工-督导携手共进聚焦贫困青少年
“青春同行,益暖齐鲁”项目组督导张文华老师来到了潍坊市众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针对机构的“心手相牵,青春同行”关爱贫困青少年项目进行专业督导。
面临挑战 勇于前进——督导助理集中培训有感
2014年1月5日-8日,我有幸参加了由东莞市社协组织的第十二期督导助理集中培训。此次培训的内容丰富,切合实际,涵盖了从宏观的东莞社会工作发展到微观的社工文书批阅,从团队的带领到督导面谈等等专业督导课程,不仅...
可以断奶 不可断粮——如何培养督导人才
人总要断奶的,总要学会自己吃饭,只要不断粮,就不会饿死,就能活下去,而且活得很健康。因此,从这个角度讲,深圳社工界真正应该担心的不是断奶的问题,而是保证不要断粮。断奶只是一个转变期,一个转折点,适应期...
关于组织深圳市初级督导团队建设的通知
为推进深圳社会工作督导人才队伍的发展,提升深圳社会工作服务的督导水平和素质,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会将于近期组织初级督导前往深圳青青世界进行为期2天的团队建设学习。
上海开展“社会工作理论与实务技巧”项目督导培训
上海市闸北区大宁路街道社区事务工作总站于7月25日,邀请了上海东方公益发展中心总干事——张海博士,开展了“慈善蓝纽带”公益项目社工督导培训活动。
一线社工如何在督导过程中提出好问题
虽然督导与社工在工作过程中经常分别扮演咨询者与被咨询者、上级与下级、教育者与学习者的角色,然而督导应该是督导者与被督导者一个互动的过程,不是单向的灌输或是管理。社工提出好的问题,也是对良好互动的贡献。...
上海虹口禁毒社工开展“社会工作督导二级培训”
为进一步加强全区中级社工对于一线社工的督导能力,深入推进禁毒社工队伍建设,自强虹口工作站组织全区中级禁毒社工在工作站会议室组织开展“社会工作督导二级培训”。
第八届浦东社工节:引领与增能—督导发展之路
2014年5月28日,浦东新区社会工作协会以“引领与增能——社工督导发展之路”为主题,在塘桥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举办“第八届浦东社工节”。节上不仅为浦东新区第一批本土社会工作督导师颁发证书,而且还发布了社会工作...
北斗星钟利芳:愿彼此的社工之路更稳一点、远一点
在从事社工这条路上我们用耐心、真诚以及专业的社工技巧去帮助有不同需求的“案主”,但其实某种意义上我们年轻的同工们何尝不是我们该关注的“案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