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标签云> 农村
《农村社区服务基本要求(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城乡社区治理的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不断改善农村社区服务环境、提升农村社区服务能力,民政部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会同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研究制订了《农村社区服务基本...
关于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中发挥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作用的指导意见
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是开展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新兴力量,在回应农村留守儿童心理社会服务需求、促进农村留守儿童全面健康成长中具有积极作用。
农村养老呼唤社工专业人才
农村老年人该如何养老?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多少年来,农村老年人的物质生活成为了关注的重点,但是精神需求却长久地被忽视。只有提升农村养老的设施配套水平,引导社工专业人才到农村提供专业服务,才能够减少农村...
王思斌、文军、史铁尔等社工大咖和您聊聊农村社工
农村是最需要社会工作的地方,然而在我国社会工作快速发展的十年以来却一直处于滞后状态。两会期间,这一话题也受到代表委员们的广泛关注。本报特采撷两会声音并邀请长期关注这一领域的专家学者和实践者们就相关问题...
探讨 | 社会工作为何在农村发展缓慢?
我国社会工作目前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随着国家职能的不断转移,社会工作的作用也在不断增强,大力扶持社会工作机构,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和社会矛盾,同时也是在补齐政府所编织的服务大网的不足。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做好农村生活保障与扶贫意见
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民政部、国务院扶贫办、中央农办、财政部、国家统计局、中国残联《关于做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与扶贫开发政策有效衔接的指导意见》,部署做好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扶贫开发政策有效衔接工作。
湖南:六项机制关爱保护农村留守儿童
省民政厅下一步将联合公安、教育、司法行政、共青团、妇联等部门,就做好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
民政部公布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职责任务分工
经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民政部正式印发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职责任务分工》和《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2016年工作要点》。
民政部:开展农村医疗救助脱贫
民政部近日发布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的通知,要求进一步提高民政系统承担脱贫攻坚任务的认识,实行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兜底脱贫,开展医疗救助脱贫,落实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政策...
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主题新闻发布会
6月2日,民政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全面解读《关于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文件精神,向社会通报民政部深入推进农村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相关安排。
“社会工作与新农村发展”研讨会在京召开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农村发展研究院与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农村暨灾害社会工作专业委员会联合举办的“社会工作与新农村发展”研讨会在京举办。
2015年宜信将在农村撒播金融谷雨
未来5年,宜信将打造并开放农村金融云平台,通过农村金融服务生态圈,开放宜信小微企业和农户征信能力、风控能力、客户画像等能力,实现“为农村实体经济发展服务”和“促进农村地区消费金融发展”的两大目标。同时...
我的社工梦 —— 一个农民对社工的执着追求
我叫苏明金,广西柳州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农民,为了朴实的梦想我一直坚持着。社工,我始终在路上!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从农村妇女到乡村社工的蜕变—芦山人的新生活
四川省雅安市芦山清仁乡仁加村的李传俊原来是一个只喜欢打麻将的农村妇女,偶尔外出务工。“4·20地震”后更加不愿意离开家乡,但一年时间,她完成了一个农村妇女到乡村社工的转变。
协会启动实施“农社对接直通车”社区服务项目
日前,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启动了“农社对接直通车”社区服务项目。启动和实施此项目的目的,就是要努力使社区居民能够方便、低价、安全地购买到农产品。
岭南师范学院凝夏实践队活动心得之感谢有你们
“君子远庖厨”不是阻止他们的借口,他们努力的帮助别人,他们的优点和能力在队伍中慢慢彰显,他们的努力,他们的优秀,他们的强大,会在我们的心中留下美好的记忆。
岭南师范学院凝夏实践队活动报道之爱在“夕阳红”
7月16日下午2:30,遂溪寮客小学的“凝夏”三下乡实践服务队到附近的寮客东村开展关爱老人之“夕阳红”活动。
岭南师范学院实践队开展“温暖夕阳红”特色活动
7月16日下午,岭南师范学院凝夏实践队的队员进行了以“感受阳光,温暖夕阳红”为主题的三下乡特色活动。
中国基层“赤脚社工”帮助农村孩子生活得更好
这些“赤脚社工”的任务首先是收集信息并建立档案。他们周一到周五入户探访,帮助儿童进行出生注册、上户口、入学、免疫接种以及享受社会福利。他们要开办具有俱乐部性质的“儿童之家”。对于有困难的孩子,他们要协...
农村社区工作的拓展: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徐公桥实验
徐公桥乡村改进试验区不仅是实践黄炎培职业教育理想的场所,更是改造农村社会的试验田,我们把它看作早期农村社会工作的示范区,故称之为“徐公桥实验”。